马竞vs利物浦,不止是足球最棒的模样(下)

  苹果河畔 专栏:以独家视角呈现红白色的足球往事以及属于马竞球迷的记忆。

  马竞vs利物浦,不止是足球最棒的模样

  Nunca dejes de creer

  

  2020.03.11 19:45pm GMT

  比赛开始前十五分钟,我们终于走入了安菲尔德看台。

  插在草皮上的白色球门,绿色的草皮与锐利的灯光,将浑浊的狂躁感与长久等待的阴霾一扫而光。

  即使我已经无数次从各个角度观察过这座球场,但也不由得失语。就像是在屏幕前看过的所有镜头,两队每一个烂熟于心的名字,至今为止打闹过的两家球迷,眼前这片绿色的大地、漫天风雨与LED灯犀利的光芒,都是只为这一场比赛打造的舞台

  但当我转头准备寻找座位时,心底不由得按按叫苦,虽说暴躁的客场球迷全场站着看球是常规操作,但是像马竞远征球迷这样,站在A4纸大小的球场折叠座椅上,手舞足蹈的同时还能保持平衡的,却真是闻所未闻。

  安菲路看台年代久远,某些不合理的设计仍然留存至今,过低的顶棚会将后排座位的视野挤压成一条窄缝,而某些顶棚支撑柱正后方一米的座位会让不幸坐在这里的球迷面柱思过,类似的座位常年会挂上“视野受限(Restricted View)”甚至“视野严重受限(Strictly Restricted View)”的标签降价出售。

  

  视野受限的效果如图

  而当晚身高严重吃亏的我,视线被前方站在座椅上的球迷遮得严严实实,被动“享受”了视野严重受限的待遇,再是努力踮脚,也只能从缝隙间看到凄风冷雨和几抹绿色,即使青草的芳香在醉汉的酒臭间清晰可辩,我的心情却宛如十年前春运时隔着人海望着站台上火车那般无助。

  身高同样不占优势的伊莎在徒劳踮脚尝试后,拍了拍前排站在折叠凳上西班牙球迷用西语说道:“请别站在凳子上,这样我们什么都看不到。”前排的西班牙大哥指了指前方同样站在凳子上的十几排球迷,一脸无奈的说:“他们下来,我就下来。”便不再理睬伊莎。

  “真是有理讲不清”伊莎拿英语小声抱怨,却也无可奈何。

  见协商无效,我们便开始研究如何有样学样。我试着先用两脚蹲上板凳,再慢慢站起来。但这板凳如同发狂的跷跷板一般,倔强的想要将我弹飞,尽职尽责地给客场球迷制造麻烦,我不得不扶着身旁另一位球迷的肩膀,才能保持平衡,却也再不敢多动。

  转头一看,尽管一排高我一头的球迷仍然如山般矗立在板凳之上,但我终于能在人头攒动之间,看清安菲尔德的全貌。

  球场另一端闻名遐迩的KOP看台,早已旌旗如林,严阵以待,马竞球迷也纷纷高举围巾与旗帜,作为回应,当全场利物浦球迷合唱起那首闻名遐迩的永不独行时,马竞球迷也不甘示弱的发出嘘声,并且高喊着“Atleti”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一阵阵久违战栗从骨髓突袭至全身,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只是场上两支球队的战斗,这是2600名马竞远征军与50000余名利物浦本地死忠的战斗,这是灵魂所在与激情所往的战斗。

  比赛开场后,当年曾为切尔西大杀特杀、今夜重回安菲尔德的科斯塔可没被利物浦球迷少惦记,“象人,象人(The Elephant Man)”利物浦球迷唱起了专门嘲讽科斯塔“盛世美颜”的歌曲,而马竞球迷唱起了自己的“永不独行”,为科斯塔声援的同时,也是对科斯塔的侮辱的绝佳回应:

  Yo contigo estare(我们会与你同行)

  Siempre te animare(我们会一直鼓励你)

  Lo, lo, lo, lo, lo, lo, lo,

  Nunca tu solo caminaras(你将永不独行)

  Nunca tu solo caminaras(永不独行)

  回到主场的利物浦打出了与疾风骤雨相称的的攻势,闪电般的球路将绵密的雨幕一次次切断,伴随着四面看台的喝彩,无数次考验着马竞的后防与奥布拉克。尽管马竞尽一切努力对利物浦前场三叉戟严防死守,但维尔纳杜姆在上半场结束前还是终于攻破了奥布拉克的十指关,让两队重新站回了同一起跑线。

  原本有些沮丧的安菲尔德由此重新沸腾,而马竞球迷在短暂的沉默后,毫不犹豫的选择继续战斗,即使面对无穷的折磨与考验,也要战斗下去。

  Y yo nací(自打我呱呱坠地)

  Enamorado del Atlético Madrid(就爱上马德里竞技)

  De las canchas donde tanto yo sufrí(从这历尽苦难球场上)

  Enamorado de ti(爱上了你)

  Tus rayas son(你的红白条纹)

  Rojas y blancas que llevo en el corazón(承载了我的心)

  Haces que sea como una religion(那色彩就如同信仰一般)

  Cantemos el aliron…(让我们一同唱起歌谣)

  “不急,只要我们再进一个,利物浦他妈的就得进两个才行”中场休息时,死忠老球迷纳乔“口吐芬芳”,不断给周围球迷打气,而大家也都同样战意满满。

  “大场面Gini”我的利物浦好友也发来了消息,“还有45分钟,走着瞧”,我也不甘示弱:“战个痛!”

  主队的攻势在下半场依旧犀利,而奥布拉克总能一次又一次的化解危机,如同天上的圣父一般守护着球队最后的底线,每当他扑救成功,“Obli, Oblak, cada día te quiero más(奥布里,奥布拉,每天都变得更爱他)”的欢快歌声便回响在安菲路看台,而利物浦球迷的信心也不断被一次次扑救打击,当罗伯逊的头球好不容易突破奥布拉克的十指关,却被自家门柱弹出后,红军的歌声也不再如上半场那般嘹亮。

  

  第55分钟,略伦特替补换下带伤出战科斯塔,“为什么换下科斯塔?”远远望着在替补席踢水瓶泄愤的科斯塔,马竞球迷也同样感到不解。

  “可能有伤,坚持不住了。”我只能如此猜测。

  “换的谁啊?”

  “略伦特。”

  “他谁啊?”前排的球迷大哥转头问道。就连远征的死忠球迷,也对刚加盟球队半年、彼时出场寥寥的略伦特没什么印象。

  “踢后腰的,这赛季从皇马过来的那个。”

  “现在开始就防守吗?”伊莎一听连连摇头:“我可不想看踢点球啊!”

  

  (如果评选马竞队史最经典的换人,这个瞬间必须榜上有名)

  而当下半场补时的最后一分钟,萨乌尔的绝杀被吹越位时,我嘴里吐出了我学过的所有西语骚话,伊莎听了一惊:“你啥时候学的啊?”我指了指后排的老球迷纳乔,而纳乔不愧是我的“骚话老师”,仍在兀自破口大骂,句句不带重样。

  不止纳乔,整片客场看台都化为了西语骚话宝库,还夹杂着“Vamos”“Aupa”的嘶吼。逃过一劫的利物浦球迷也渐渐回过神来,“Come on you reds(红军加油)”的怒号从四面八方响起,斗了个势均力敌的两队,在水火不容的气氛中进入了加时赛。

  2020.03.11 22:11pm GMT

  “送了30分钟,这球票还真值。”加时赛刚开始,约翰又开起了玩笑。

  “这样我他妈因为心脏病去世的概率又他妈增加了。”纳乔显然还在为萨乌尔的球生气。

  “我们总有一天会在死因那一栏填上马德里竞技”西班牙和德国混血的安迪说这话时,他平时随时充满阳光般笑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或许是因为过于紧张导致脸部麻痹,也或许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然而很快,我们就连开玩笑的间隙都失去了,利物浦一波又一波的冲锋让马德里竞技的门前险象环生,每次看到数道红色的闪电向奥布拉克把守的大门袭来,就不由得心惊胆战,而这一担心也变成了现实。

  就在马竞球迷的眼皮底下,菲尔米诺的头球击中立柱弹出,还没等我们松口气,他便再度补射得手,使得利物浦终于暂时逆转了两回合比分。

  因此而存在的五万利物浦球迷一片欢腾,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纷纷跳起来拥抱相庆,毕竟这个瞬间实在是等了太久,实在是来自不易。

  位于客场区附近的主看台L1区和安菲路看台126区的球迷在庆祝之余,也不忘对马竞球迷作出挑衅,尽管西班牙球迷英语普遍不好,但利物浦球迷的表情与肢体动作却已把意思传达得分毫不差:

  “你们完了!”

  不过,或许是我个人对两支球队都太过熟悉的缘故,当时我突然意识到,或许,马德里竞技的机会来了。

  我想起罚角球时分心的阿诺德,想起偶尔冷静过了头的范戴克,想起在欧洲超级杯扑点、好不容易走上职业生涯巅峰、现在却有些得意忘形的阿德里安。

  “我们还有机会”并不是只有我有这种感觉,安迪、纳乔、伊莎还有许多老球迷都感受到了同样的东西:“马德里竞技,在对手越强、场面越绝望时,才会踢得越好。”

  仅仅三分钟过后,阿德里安漫不经心的回传直接送给了菲利克斯,后者将球传给了前方只有罗伯逊跟防的略伦特,只见略伦特接球后直接突然起脚,准确洞穿了毫无准备的阿德里安把守的大门。

  

  “是略伦特,是略伦特进的球!”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完全没想到会是由略伦特——这位冬窗前在队内表现平平,甚至被调侃“打晕包邮”的球员——来破局,但略伦特的金发即使隔着大半个球场,也极具辨识度。

  “谁?”前排的西班牙大哥显然还是没能记住这个名字。

  “就这赛季才从皇马来的,4000万买的那个后腰。”

  事后想想,也不怪利物浦的中后场几乎对略伦特没有任何防备,毕竟当时连最核心的马竞远征球迷,都把略伦特当作边缘人物。

  客场区沸腾之时,一群安菲尔德的安保人员也冲上了看台,原来是有位戴着眼镜的球迷忘了自己站在随时可能翻转的板凳上,在庆祝时失去平衡跌倒,碾翻了他前方五六排球迷,安保人员只得上前,如图将一片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重新竖起般,将被推倒的球迷纷纷扶起。

  这粒进球如同一盆冷水,将好不容易烧得炙热的安菲尔德浇了个透心凉。

  马竞在客场进球意味着,利物浦必须在第二回合至少净胜两球,才能晋级。

  五万利物浦球迷沉默而彷徨着,安菲尔德只剩两千六百名马竞球迷的歌声在回荡:

  Muchachos (兄弟们)

  Hoy viajamos juntos otra vez(我们又将一同远征)

  enamorado del Atleti(我爱上了马德里竞技)

  no lo puedes entender(而你们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场上的利物浦球员并没有放弃战斗,毕竟这也是一支以精神意志为招牌的球队,更何况这还是在红军引以为傲的安菲尔德。但比赛已经来到了第100分钟,受限于体力,利物浦的反攻尽管依旧凶猛,但频率已经有了明显下降。与此同时,虽然感应到了自家球员需要支持,但五万利物浦球迷在困境面前并非铁板一块,声浪也不再像从前那般万人一心。

  加时赛上半场即将结束时,赛前传闻在训练中受伤的莫拉塔替补菲利克斯出场,“我喜欢这个换人”伊莎抿嘴一笑:“说明我们还要进攻,而且绝对不踢点球大战。”

  此消彼长,生猛的莫拉塔刚上场就开始创造机会,疲惫的利物浦也渐渐力不从心,当利物浦在全线进攻时出现失误,莫拉塔断球向门户大开利物浦反扑,范戴克——这位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后卫——不知为何,没有抢断莫拉塔,也没有限制他向同样杀至利物浦半场略伦特传球,亨德森与戈麦斯对接球后的略伦特围而不抢,33岁高龄却经验老道的米尔纳眼见情况不对拍马回防、想要放倒略伦特,却为时已晚:略伦特再次在KOP看台的眼皮底下,打穿了反应缓慢的阿德里安的十指关。

  

  “是略伦特,我这回认识他了。”尽情庆祝过后,前排的西班牙大哥满脸幸福,宛如突然发现宝藏就在身边一般:“他不是皇马的老鼠,他是我们的人!”

  “我说的吧!14号是胜利的号码!”伊莎的眼眶已经略带湿润。

  见手握两个客场进球且总比分领先,西蒙尼用同样刚刚伤愈复出的希门内斯换下了科雷亚,力图保住胜利果实。“现在开始防守,我没意见”不服软的老球迷纳乔,也不由得在胸前https://www.qwhtt.top/画起了十字。

  利物浦也进行了多处人员调整,但受限于板凳厚度,换上的球员空有体力却能力不足,无法对马竞的后防造成太多威胁。感到大势已去的部分利物浦球迷开始退场,而马竞球迷也挥手朝他们高喊“adios(再见)”,为他们、也为利物浦这个赛季的欧冠之旅送上告别。

  比赛的最后一分钟,当略伦特在中场抢断传球给莫拉塔,这位在那个赛季因为越位和犯规次数过多、射门总是失准,被马竞球迷吐槽为场均一黄双逆足的“越王”,接球后单骑杀入利物浦半场破门得分,为马德里竞技的胜利画上了完美的句号的同时,也完成了他的自我救赎。

  作为马竞季票拥有者,却曾经效力于皇马,这让莫拉塔在部分马竞极端球迷眼中很不受待见。然而,苦心人,天不负,在这一晚,当他进球后双手合十,跪着面向马竞客场区,一次次拍打着胸口的队徽时,再是心如铁石的球迷都向他敞开了怀抱,接纳了他,承认他是马竞的一份子。

  

  为他传球的略伦特平沙落雁般滑翔而过,整个马竞替补席也涌向远征球迷区一同庆祝,张开双臂向我们奔来的西蒙尼就如同《泰坦尼克号》中船头等待着拥吻的萝斯,疯跑庆祝的球员与看台上远征球迷完全融为一体,不分你我,不分场内与场外,那是胜利的喜悦,更是生的喜悦。

  即使比赛尚未结束,但几十秒的剩余时间已经无法撼动结局。但是留在场内的利物浦球迷,依旧唱起了永不独行,即使败局已定,也仍然为利物浦送上支持与鼓励。

  当终场哨声响起时,无数马竞远征军再也忍不住眼中的热泪,马竞在如此困顿的一个赛季,挺过了红军的枪林弹雨,战胜了如此强大的对手,甚至还意外的找到了继续前进的希望。活下来的我们紧紧相拥,肩头每一份带有力量的温度,都是我们明知磨难重重,却依旧选择了这条遍布荆棘的不归路、选择信赖着这支球队的证明。

  比https://www.qwhtt.top/赛中球迷剑拔弩张,赛后利物浦球迷却也忍不住为马竞球迷送上掌声,而马竞球迷也唱起了托雷斯之歌作为回应,“费尔南多·托雷斯,lolololo”双方球迷为共同的传奇一起高歌,并相互鼓掌致意:“踢得不错!”

  我期盼着西蒙尼和克洛普的全力对决已有数年,马竞远征军期待着这场安菲尔德之战亦有四个月之久,而这场比赛却超越了我们一切想象与期待。淘汰赛的残酷现实、两位名帅的见招拆招、两队球员的拼死相搏、双方球迷的全力支援、对抗与互动,以及天降神兵般的略伦特和莫拉塔所带来的惊喜与感动,共同造就了这场经典比赛,造就了足球最棒的模样。

  “这场比赛踢完没有球迷确诊,就是两队共同的胜利了。”利物浦球迷好友发来的消息,将那被我们抛掷脑后的不安又带回面前。

  “确诊我都认了。”我看着仍在安菲尔德里循环演唱着马竞队歌的远征军们,心里想着,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或许也不坏吧。

  散场之后,余兴未消的我们前往了利物浦市中心的酒吧,有的利物浦球迷还在为阿德里安是不是西班牙内奸而愤懑不平,见我们路过便是一声大吼:“你们这些西班牙骗子!”,面目狰狞。但更多的本地球迷向我们举杯,发出了由衷的祝贺:“很棒的比赛,今晚你们踢的真好!”“你们的进攻实在太漂亮了,干杯!”我们也举起酒杯,向同样拼尽全力的对手致敬。

  “既然击败了我们”一位须发皆白、身穿利物浦球衣的大爷端着啤酒向我们走来:“请马竞一定要拿下今年的欧冠冠军啊!”“谢谢,也祝利物浦今年能拿下英超冠军!”我们也为利物浦送上了衷心的祝福。

  利物浦球迷大爷被我们逗得开怀大笑,拉着我们一伙人,走到了酒吧中央的DJ台前,一声“大家耳熟能详的甜言蜜语”让我们所有人猝不及防,随后便是爆雷般的喝彩。

  在酒吧DJ的带领下,马竞球迷跟利物浦球迷挨肩搭背,从One Kiss到Despacito,从Ring of Fire到Imagine,再到各自的Allez,“接下来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歌,祝利物浦球迷晚安,也祝马竞球迷晚安”DJ放起了永不独行,而双方球迷也高举着各自手中的围巾,在合唱声中离开了酒吧。

  闹了个尽兴的我们https://www.qwhtt.top/,回到住处已经是凌晨三点。一觉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3月12日的中午11点,推送的第一条消息赫然便是西甲因疫情停摆的新闻,半个小时后,欧冠及其他四大联赛也陆续宣布停摆。

  3月13日,西班牙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开始实行封城。

  3月16日,英国也正式宣布封城令。

  这场比赛成为了欧洲各国因疫情肆掠而封城前,最后一场拥有全场观众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