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美国梦”

大洋新闻 時间: 2014-09-01来源于: 信息时报

血腥的“美国梦”

拉米雷斯便是搭乘那样的火车前去西班牙边境线。尽管旅程很危险,可是拉米雷斯却这样说在火车顶的侨民们都是会互帮互助。奥尔加的爱人在锯木厂工作中。

逃出中华民族暴力行为让她们难耐

以前在避难所里,奥尔加向青年志愿者们表述说,她来源于洪都拉斯邻亚得里亚海的海湾大城市La Ceiba。在那里有许多 有钱人,可是她们大部分是一些腐坏政治家,生意人和公会首领——大部分住户和她一样,全是一贫如洗。针对她来讲,她也无法找到一份工作中,由于她所属的米拉马尔小区主要是西班牙后代,而自个则是来源于洪都拉斯的“少数派”。

除开这种以外,让她下决心偷渡者美国的或是日益提升的帮会暴力行为难题。过去,黑帮的欺凌难题仅仅有钱人的威协,可是如今,她们把穷光蛋也纳入勒索名册。这种黑帮分子结构威协说:“假如你没付款战事税,大家会杀了你的弟兄。”让奥尔加担忧的是,总有一天她的大儿子也会被杀死。

这种黑帮分子结构被称作“马拉什”,这种年青人效仿洛杉矶市的黑帮创建起自身的安排——严苛的说,她们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旧金山和旧金山的贫困小区创立,她们的的身上绣满了刺青,主要从事武器装备和吸毒的走私货,她们在美国洛杉矶的街上互相打架,作战到死。殊不知当这种地区的恶性事件逐渐升級以后,美国政府部门逐渐驱赶这种帮会组员。她们带上脚镣,被送进前去南美洲世界各国的飞机场。

而这样的大量的驱赶行動给这种中北美国家提供了无限的痛苦。伴随着这种黑帮分子结构“竞技场”的南移,她们风靡全部南美洲:操纵了牢房,毒品交易,还向一般住户敲诈——她们称作“战事税”,她们的行为与黑帮家族一样,这也让许多 住户拥有逃出的想法。

想念之情老公让妻子儿女先走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面约2500公里的洪都拉斯,奥尔加的老公彼得·帕拉西奥斯也在念他的老婆与儿子。衣着洪都拉斯国家足球队nba球衣的他,坐着La Ceiba一个网咖的大门口,追忆着六年前和奥尔加·阿拉祖完婚时的情境时,目光抑郁,裂缝乏力。

帕拉西奥斯说,实际上他也想和老婆与儿子一起,踏入前去美国的偷渡者之途,可是他没钱——“人蛇”为他给出的标价是7000美金,而这针对在一家锯木厂工作中的他而言,相当于一个庞大的数字。他在锯木厂一天工作中12小时,而薪水仅有20美元。

但是针对女人和孩子来讲,偷渡者花费就低得多。帕拉西奥斯付款给“人蛇”3600美元,除此之外,奥尔加也向她在美国的亲姐姐借了一些钱——他的亲姐姐早已偷渡者到美国,交给中介人将这种钱带返回洪都拉斯。奥尔加服务承https://www.qwhtt.top/诺,一旦在美国找到工作中,再还亲姐姐这种钱。

在奥尔加与儿子达伊兰偷渡者以前,她和老公彼得·帕拉西奥斯及其亲妹妹卡拉·伊莎贝尔·阿拉祖,也有三个兄妹住在网咖的邻居,这一网咖由二十五岁的卡拉清洗。她强调窗前说,小区里的恶性事件五花八门:例如有年青人购买了新的三星手机,回绝上交给帮会分子结构,因此被打枪击毙;大街上店铺里的老婆婆也被杀害,由于她不愿交货一切管理费;也有一家酒店餐厅老总的小孙女也被杀了,由于她的爷爷沒有付款“战事税”。

冰毒泛滥成灾让黑帮阵营座大

曾有一段时间,La Ceiba也并并不是“脏乱”。因为向美国“都乐”企业出入口很多香蕉苹果和菠萝蜜,这儿的资金也一度兴盛发展趋势,以前是中国海关的“城堡”及其粗大的城市广场便是这一段辉煌时代的“遗址”。殊不知今日,很多房子早已被售卖或丢弃,而它们的主人家早已逃出。乃至本地的教會都无意坚持不懈——应对黑帮的频繁敲诈勒索吓唬。

“乍看起来如同一切正常的青少年儿童,事实上则是黑帮分子结构,”卡拉说,这种黑帮分子结构以前以刺青做为标示,可是如今愈来愈隐敝,乃至标示做在了嘴巴的里面,即便 是警员都不愿意得罪她们,“她们的装备更强。”

确实,贩毒分子为黑帮给予了更佳的高科技武器。由于运输可卡因的汽艇从澳大利亚和委内瑞拉考虑,随后穿越重生边境线进到洪都拉斯地区。而如今,这一亚得里亚海我国早已成为了北美地区可卡因买卖中最重要的核心区。卡拉说,自打五年前逐渐,社会治安受到破坏的状况就愈发地比较严重。例如在间距La Ceiba仅有三个钟头路程的圣佩德罗苏拉城,如今早已成为了全世界杀害率最高的的地区。上年一年,这儿发生了1400起凶杀案。

每每华灯初上,La Ceiba本地的街道社区基本上空无一人,而这时代表着暴力行为矛盾的高峰期時间开始了。阿拉祖一家在大门口安装了路桩,可是这却阻止不了外边道路上回荡的枪响。

“大家担忧变成 下一个,”卡拉说,为了更好地维持不张扬,她沒有为网咖做一切广告宣传。“大家不愿引人注意,”她讲,“https://www.qwhtt.top/(黑帮分子结构)随时随地能发生在这儿。当攒足够了钱,大家就上道,大家在这儿沒有将来。”

危险之途 失败则被遣送回国

尽管奥尔加是不是会再度见到她的老公彼得·帕拉西奥斯尚不清楚,可是起码她能够在半个月以内发生在移民投资法院,阐述她们留到美国的缘故,假如它们不发生,她们会被驱赶,但是这些有家庭主要成员投奔的侨民非常少被遣送出境。

可是并没有每一个非法入境都像奥尔加那样好运——一样从洪都拉斯逃出的14岁侨民杰奎琳·拉米雷斯,因为沒有亲朋好友在美国,这也变成 “致命伤”——手和脚被绑起来起來以后,被放入前去洪都拉斯的公交车遣送回国。

在洪都拉斯,拉米雷斯和五个兄妹住在沙滩上的棚房,他的爸爸妈妈两年前丧生于糖尿病患者。殊不知有一天,一名黑帮组员用枪指向他的头威胁恐吓。“她们会杀掉回绝的人,”拉米雷斯最终给了他们自己的身上全部的钱。可是针对拉米雷斯来讲,这种钱就是他的所有,因而她选择离去——她乃至没有告知姐姐们她的方案。拉米雷斯也在期待着到美国以后,她能够干许多事儿,“清理女职工,刷碗,我能做其他事。”

她乘公交车前去去圣佩德罗苏拉,随后前去玻利维亚。接着,她先藏在一艘前去西班牙的轮渡上,又乘火车前去美国得克萨斯州与阿根廷的界限,“火车车厢里都是以洪都拉斯来的未成年,大家互帮互助,”她讲。殊不知当拉米雷斯爬下列车,却察觉自己应对着是抢口。绑票把她和其它小孩关在一个库房里,施暴她们,规定她们给予在美国的亲朋好友的联系电话规定保释金。可是拉米雷斯沒有一切联系电话,由于他沒有亲朋好友在美国。而这却变成了他的赎罪,他被放了,“很多女孩被强奸,”拉米雷斯说。

和奥尔加和达伊兰一样,拉米雷斯也外出渡过看格兰德河。尽管他完成的到美国地区,可是没多久又被送返回西班牙边境线拘留所,在那里她呆了20天,尽管大多数的时间在哭,可是这于事无补。就是这样,他又重回了圣佩德罗苏拉,他考虑的地区。

(下转B05版)

(原文章标题:恐怖的“美国梦”)